熱門文章

2018年3月15日 星期四

聽花CD #7:Synergy《LAIKA》


香港metal band最大問題唔係唔夠技術,而係唔夠風格,由某幾隊band開始聽起夾起而似佢哋好正常,但發展一段時間之後仍然只追求更加似當初令自己聽歌夾band嗰隊嗰類,而唔係嘗試唔同嘅嘢開拓自己嘅路,喺香港band之間好普遍。呢一套十幾年前觀塘Livehouse雜錦show時代仲行得通,因為嗰陣香港metal band好少,練得勁玩得好嘅更少,就算音樂唔點特別,基本上你有返咁上下功力企得到上台已經有人睇你撐你。


但呢個時代唔止本地band數量多咗,要睇外國band無論網上定現場都易得多,當大家玩嘅做嘅一樣,自己地方競爭已經夠大,計埋外地的話都未使講日韓更加唔使講西方,單台灣同大陸已經大把band贏你幾條街,有時仍然會支持真係只因為「本地人撐本地band」呢個主場優勢。


呢樣我相信夾開band嘅人唔會唔明,只不過集中練一樣嘢點都容易過創造新音樂,因為就算技術台風未到好頂級,只要有一定級數都夠喺自己地方撈落去,但要造一樣新嘢唔止難仲要更多時間精神甚至更高技術,做到出嚟唔掂嘅仲會俾人笑踩多幾腳,點解要攞苦嚟辛?香港地夾band己經咁難出show嘅機會已經咁少,梗係越穩陣越好啦。當呢個成為香港(metal) band大風氣,我會更加欣賞樂隊敢去創新、敢去玩冇乜其他香港band試嘅歌路,而每講到呢個題目,有三隊band我一定樂此不疲猛咁提。


Dandelion Mound仍然係我心目中近代香港metal band之中最大遺憾,好難得香港有人玩metalgaze/blackgaze,歌寫得好而且夠出最少一隻EP,不過唔知人事方面係咪有問題,每次睇live班底都好似有啲唔同,好處係搵得啱人對音樂發展有幫助,最後就正式成為blackgaze(雖然個歌佬好多時唱得太core),但陣容唔穩定亦對每場表演方式同現場水準有影響,後期嘅live的確唔算玩得好好,最後更加未出到碟就散埋。雖然Topsy-Wave差唔多同一班人,兩隊歌路同表演分別都幾大,Dandelion Mound種音樂同感覺喺香港真係冇另一隊band代替得到。所以出唔到碟真係好可惜。


而djent開始嘅新metal band比以前更追求技術,歌曲整體同現場感染力唔及之前幾代係事實,但我唔太追新派都好鍾意Black Night Red Sky。progressive deathcore本地罕有之餘唔係整幾個breakdown等live有得俾人high就算,而將重點擺返落寫歌,有衝位有chok位有飄位編曲又有條理,技術同創作上好多都係同期香港band之中未見過,真正達到progressive創出新方向呢重意義。國際學校學生同喺外國文化圈子入面生活嘅band友諗法同做法向來唔同本地人,令佢哋成為一隊好特別嘅香港band,live又玩得好非常有feel,可惜呢頭話隻EP搞掂咁滯就出得,嗰頭就話隊band冇咗,又係香港metal一大損失。


所以最後一隊Synergy我曾幾何時都擔心過會唔會步另外兩隊後塵,因為大家同樣走自我創新路線,但佢哋最難sell:Dandelion Mound手blackgaze出得metal gig又出得文青show,Black Night Red Sky有大班core系觀眾支持新派metal fans又鍾意,如果呢兩隊都做唔住,歌路同客路更加窄嘅Synergy照計幾難捱落去。點知最後得佢哋出到碟。其實我有少少爆冷feel。


後生嘅未必知,Synergy其實算香港metal界all-star project,成班佬都係夾過十幾年幾隊band仲要好多係勁band(如果你聽香港death metal但係未睇過Hermetic Silence,你已經錯過咗好多),而嗰啲band就係我十幾年前啱啱開始聽metal第一批接觸嘅香港metal band,跟住大家夾埋成為Synergy,由第一場live到嚟緊第一隻碟release party,喺香港出過嘅show可能只得Incoming Take Cover呢場cover show冇睇到。Synergy應該係我呢世人追得最貼香港band,名乎其實細細個已佢哋聽佢哋班人啲嘢睇住佢哋大。講完都覺得自己好老。


但我非常樂於呢(十)幾年噉樣睇住佢哋,睇咗十幾年玩得好嘅香港metal band好多,但掂得嚟有格嘅非常少,所以每有一隊可以令你覺得好唔香港band甚至唔完全似聽開嘅外國band實會特別留意。因為夾Synergy之前啲band歌路已經有death有nu有progressive好雜,五湖四海夾埋Synergy歌路就係你都唔多捉到路,第一次睇live聽《In Your Eyes》反應係「嘩乜咁Carcass嘅」,然後第一次聽《The Dromos Home》,「嘩乜咁Opeth嘅。」呢兩隊都係你聽香港band時極少機會聯想得到,香港亦冇人玩progressive death metal咁滯,最接近我只知道2003年審判日有隊Phantasmagoria,當時上台好似只玩咗一首歌,就係將Opeth全長二十分鐘嘅《Black Rose Immortal》cover晒,不過跟住唔知去向。會玩Opeth式prog-death同時有原創作品公開嘅香港band,Synergy應該係第一隊。


亦因為追咗咁多年至會明白有幾難sell,其實睇佢哋出live台下反應就知。而家代人聽core嘢同死衝嘢大,唔識首歌唔緊要你有個beat或者breakdown俾我live跟住玩就得,同覺得隊band個個人都係彈/打solo當riff至算technical/progressive,而唔係舊時用編曲做氣氛種手法。當冇咩特登寫俾觀眾現場玩嘅位,仲要差唔多首首歌都兩個字長每隔一陣就變一變,唔係事前已經聽過甚至聽得幾熟吓,身處現場的確唔係咁容易投入得到。好多人聽Synergy第一個回應都係「好Opeth」,呢份絕對係美譽,只不過Opeth屬於必聽個年代已經係十年前,當而家班後生會問返你「邊隊係Opeth」或者「唔係啩你仲聽Opeth」,「好Opeth」有時唔完全係好事。加上隊band已經少出show,亦唔多歌擺上網俾大家入場前溫定書,整體唔太利於推銷自己。有時有態度有原則係需要付出嘅。


而且其實已經冇咁Opeth架喇,早期啲歌較接近melodic death時期Carcass,2013年隻demo左右《Dromos Home》同《The First Filth》先開始大變,前者舊時個版本仲要更Opeth,中段唱一句就急停嗰吓放慢之餘結他全清聲,同後段入男聲bridge之前有一吓好progressive rock嘅清聲chord,就連唱法都好初期Opeth/瑞典death metal式用聲咬字較清有時甚至少少black,都係令人一聽就覺得Synergy「好Opeth」嘅特色。不過唔知係咪嫌造作得滯或者唔想太Opeth,最後版本幾個位都改到冇咁prog rock,唱亦集中典型death式沉聲,對於好鍾意舊版嘅我嚟講係有啲失望,樂器同演唱音色上對比大會更有效帶出首歌氣氛。


但呢個轉變令而家嘅Synergy搵到一條自己嘅歌路,「好Opeth」只係一個引子,其他歌聽真就會聽得出獨特之處,亦唔會令你覺得「咪又係邊隊外國band」。《The First Filth》、《迴》同《Dromos Home》一樣屬於「Opeth系」,要搵Synergy入門歌三揀一就得,只揀一首正路一定係《Dromos Home》,不過我更想推《迴》,除咗編曲同氣氛唔同另外兩首有自己風格,仲唱廣東話加有男女聲,創作同技術原素方面最多元代。


最直接嘅《優越論》係另一邊「Carcass系」,快板為主加唯一一首短歌(以Synergy標準寫首歌閒閒哋接近兩個字長,四分鐘叫好短架喇),第一次睇反應就係現場觀眾終於有個位唔會咁悶喇,目前亦只得呢一首現場向曲目。如果有睇佢哋早期live或者會記得《In Your Eyes》,係第一首正式公佈作品風格亦接近《優越論》,不過屬於最早期創作唔及而家咁成熟,好似後半個melodic solo outro唔太夾前面個feel之餘似應該擺喺BlackWine嘅歌而唔係呢度,當有相似同時更完整嘅《優越論》,《In Your Eyes》的確唔算好必要。但《LAIKA》作為樂隊一個時期嘅總結,就算搵唔到適合位置擺呢首歌,對我嚟講《In Your Eyes》最能代表變到「好Opeth」之前嘅Synergy,當bonus track送俾大家見識吓隊band初期係點都好吖,一隻CD夠位放架。(其實將兩首demo remaster完再塞埋入隻CD都仲夠位架,到時就真係變成階段性總結嘅Synergy全集喇)


中間四首咁高質素,我反而覺得缺憾在全碟開頭。一隻碟最重要開場做得到聲勢奪人,所以選曲一係夠恆一係最搶耳,而《夢道》個頭同《LAIKA》序曲連貫之餘氣勢的確好有開場格,但聽到後半有點後勁不繼,搵唔到「Opeth系」大反差編曲特色時更似一首加長版《優越論》,偏偏《優越論》優越之處就係唔賣編曲賣力度而濃縮成四分鐘炸晒佢,《夢道》長差唔多一倍但編曲集中death metal技術同節奏上變化,要寫得長同時維持到高音樂性絕對唔容易。當後面一連幾首每首都咁有特色,《LAIKA》最平淡反而係開場。


《Sodom and Gomorrah》放最後正路,通常實驗性最高、最玩氣氛或者全碟最爆嘅歌最啱用嚟埋尾,而呢個九分鐘長實驗幾蝦人聽,一來前面啲歌本身已經唔叫易聽相當花精神,最後一首仲要再玩長啲實驗啲,係挑戰緊聽眾精力同集中力。當然作曲編曲做得好可以救返,只係寫長歌最難一向係後面點樣可以冇突破都最少足以維持落去,而首歌最吸引係個頭但敗也在個頭開得太大。你一聽到唔知算印度定中東個intro,聽完頭六首個心點散都會醒一醒,因為一聽到個intro就會諗「咦嚟緊有新嘢喎」,跟住波動亦夠大,只不過嗰份異域氣氛只係最頭同後面整一整點綴一下,intro帶俾你「有新嘢」個想像空間好似一直都填補唔到。


當主題係史詩級聖經災難故事仲要做壓軸加埋呢個intro,我就預期會炸到天火焚城好撚勁噉撚樣,點知前半炸晒後面有點虛,就好似啲天火硬係出唔到,有點覺得俾人昆咗。不過當《LAIKA》係總結隻碟之前嘅Synergy,而《Sodom and Gomorrah》係一個未來新歌方向嘅新嘗試的話,我對新歌又會有啲期待,因為首歌做唔足一回事的確做到前面咁多首(舊)歌未試過嘅嘢,Carcass完Opeth完之後睇吓可以再搵到乜嘢新玩法。我會希望唱方面可以實驗多啲。


其實我覺得拆聲方面demo時期以至《In Your Eyes》都比正式錄碟時變化更豐富,而家有時唱腔聲調偏向單一,有啲位用返高音啲black返啲聲底唱會更惡。而且本身已經有把高識別性男聲時,男女聲理應有更大發揮空間,當然有啲嘢太多就濫,好似全隻碟每當有男聲出現就寧舍搶耳,因為做到一份好似專誠搵人featuring唱嘅效果而突出,只不過當本身就唱得之餘Synergy音樂就係多元,呢方面好值得發展一下。例如,如果《Dromos Home》頭幾句拆聲用偏black腔方式唱(其實demo版就係噉),甚至男女聲每人輪流唱幾句,氣氛已經好唔同甚至更強烈。


另一樣當然係唱多啲廣東詞啦,始終冇成員英文特別好時,英文詞好難寫得靚更難冇錯,正如兩首舊歌英文詞其實有相當多文法錯誤,如果唔係隻碟兼作一個總結而盡量保留歷史痕跡,我係成員的話一定提議呢兩首不如重新填過詞啦。如果全部唱中文咪乜都唔使怕囉~加上呢個時代廣東話文化比以往更重要,堅持唱廣東話更加有意思有價值。


而出下一隻碟時,希望錄音方面會再有突破。呢兩年香港metal band出品帶出完全Made in Hong Kong嘅製作質素唔會差得過外國同級樂隊,雖然仍然有一份近代metal碟普遍嘅電子修飾味,但相信好難避免,因為有好多嘢你唔係租專業studio要喺自己band房錄就一定有限制,單單鼓聲份質感同空間感已經好大分別。《LAIKA》有嘗試模擬返份真實感,但都好難完全洗甩份電子味,不過成品已經好靚聲架喇,你估我唔希望可以錄到《My Arms Your Hearse》咁勁咩,香港又土地問題又成本問題又唔夠呢方面器材人才,做得到先得架。當近兩年香港自家錄音製作質素大有進步,現時環境許可下做得到呢個水準時,相信下隻碟唔會係短期內嘅事,到時本地錄音製作應該又會再進最少一步,到時啲聲可以更具臨場真實感就好喇。


不過個包裝就唔好再咁玩嘢喇。近幾年香港改變嘅唔止錄音技術,仲有大家出碟除咗鬥音樂仲有鬥花巧,想搵隊band出碟正正經經用普通CD盒仲難搵過出digipak出boxset,而《LAIKA》係繼雞蛋蒸肉餅個蒸籠之後再一個華而不實顛峰,打開隻碟會升起呢吓係好特別,但係個盒冇位食實隻CD,每次打開甚至拎起個紙盒隻CD會跌出嚟嘅機率係50%。


相信我係全香港第一個拎到隻實體碟嘅人,只不過早入手半個月即係隻碟會跌多半個月,當你18/3去到release party買碟時我應該會同你一齊買返隻,因為到時隻CD已經跌到爛Q咗,呢個digipak可以令我開多個專欄叫「跌花CD」。唔買多隻CD咪買黑膠囉,雖然佢哋唔係第一隊計劃出黑膠嘅香港metal band,不過出膠其實好多問題要克服,Synergy應該係Hyponic之後第一隊成功出到膠,仲要雙透明黑膠相當型,如果連黑膠都做到打開個盒隻碟會自動升起就型到爆(到時可能個盒仲貴過隻膠)。


雖然我好鍾意《LAIKA》,Synergy亦一定係香港metal史上獨一無二,好遺憾亦好老實亦好諷刺,我唔覺得隻碟喺香港呢個自己地方可以點樣幫到Synergy,因為眾所周知而家香港而家班觀眾聽眾喺core年代聽開長大,當代progressive亦已經同舊時唔一樣,要佢哋肯認真聽返尤其睇返上一代嘅progressive/death絕對唔簡單甚至嘥氣。加上歷史加經驗之談,呢類喺本地算異類玩得咁唔本地嘅metal band,往往向海外發展先會得到應得嘅賞識同回報,遠嘅有Hyponic,近嘅一定係Karmacipher:


十年前Thornslaughter只出得到一隻demo(唔計Hyponic同Heresy呢班doom death老前輩,Cadaver之前香港應該未試過有death metal band成功出到碟?),之後得返兩個人繼續捱落去歌路band名都轉過唔止一次,製作經年終於嘔心瀝血出到香港第一隻dissonant death metal碟《Necroracle》,喺冇主動向海外宣傳嘅情況下,都俾大量外國metal網勁讚選為年度大碟。反觀香港,上年第二隻碟都出咗喇,而家仲大把人問緊邊隊係Karmacipher、乜嘢係dissonant death metal。


當夾band搞band房越來越難,穩穩陣陣開開心心夾夾band出出show順便媾媾女就係喺香港夾band嘅核心價值,正因呢種心態香港(metal) band好少有大突破大驚喜,所以玩得好我會支持,但會更尊敬Synergy呢類偏鋒樂隊,因為敢冒險走幾乎喺本地做唔到嘅路線,再而達到音樂上嘅成功,付出更大收獲更難,但做得到嘅可以更有效喺世界層面幫助推廣香港band整體。而之前已經差唔多逢係NOWED搞嘅香港/大陸metal gig就見得到佢哋嘅Synergy,出《LAIKA》之後正式由live台柱變成NOWED Records一份子,係時候把握向國際進軍喇。


噉係咪亦代表望咗好耐嘅INDenial X Synergy co-headline tour有冇機會成真?


Synergy@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synergyhongkong


Synergy@Bandcamp

http://synergyprog.bandcamp.com


18/3/2018 Synergy "LAIKA" Album Release Show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0792759950492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聽花CD #6:Some stuff from 2017 I enjoy a lot




幾年前已經唔再做全年N大總結,因為當時投入好多時間去搵band去聽碟,最後只會發現都唔會發掘得晒,總結完一定會再發現其他更好聽更值得做年度N大嘅碟,今年仲要離港避世兩個月,已經脫節到連好多追開嘅band最近點今年有咩新歌新碟都唔知,更加唔使諗今年邊隻碟最好。見已經冇特別追band搵嘢聽時,今個年底居然都撞到三隻碟覺得唔錯,就集中講呢三隻算。

一向唔太迷美國black metal因為好兩極化,一係玩得好普通甚至唔掂,一係就好高水準或者好特別,而Xanthochroid叫自己「Cinematic Black Metal」,上一隻碟亦係第一隻大碟、2012年《Blessed He with Boils》甚至有啲似Emperor隻《Prometheus》。

當而家好多black metal band只求做到下一隊Behemoth或者Dimmu Borgir,佢哋反而會選擇走咁另類路線,加上我本身勁鍾意《Prometheus》自然特別留意佢哋,但係跟住只間中出吓新歌,cover幾首Wintersun做民謠,同將Opeth首《Harvest》變成symphonic black metal版,但係見會選呢啲歌cover都知佢哋唔普通。

五年之後終於再有新碟,加多把女聲變成好多男女清聲,仲一出就兩隻,籌備五年嘅雙碟概念專輯《Of Erthe and Axen》俾到佢哋種交響配樂black metal更大發揮。Act I做到好磅礡,Act II就較內歛似返之前,我鍾意Act I多啲因為我追求嘅symphonic black就係呢種,浮誇唔緊要全部夾埋合理就得,好似最後兩首組曲相當完美。Act II都好,只係在我欠缺Act I份爆發力,同鼓聲有點乾之餘mix得太出。不過呢兩隻碟係我好耐未試過會咁沉迷嘅black metal碟。

同樣五年未出過碟嘅「riot-opera」band Diablo Swing Orchestra都趕得切年底出新碟。一開始已經玩獨家嘅cabaret metal,當你隊band咁avant-garde自然好難賣,所以之前三隻碟都係三年一閏仲隻隻唔同label,新碟仲要隔足五年,而五年間可以發生好多事,好似第二次換女主音。

影響絕對唔細,因為前兩個都係女高音唱法,新歌妹用返傳統清聲,一唔覺意就會變成Nightwish翻版,但呢個轉變對佢哋反而係好事。雖然風格特別,玩完metal carabet想試新嘢,metal band配女高音加歌劇式男聲組合反而有限制,因為呢種唱法唔係種種歌路都夾,所以始終唔太捉到啱自己嘅路,之前三隻碟水準其實一直下滑緊。

新碟有五年時間加一個完全唔同唱法嘅女主音,今次終於清楚應該點樣做可以再創新之餘,唔用女高音反而為佢哋演唱方面帶嚟更大自由,新歌妹唱得之餘玩聲又勁,而家音樂玩得更放,俾返過去咗去耐嘅全盛期The End Records感覺我,作為一隊實驗樂隊,之前三隻碟相比之下反而有點保守。不過有個隱憂,其實上隻碟開始佢哋音樂已經好Muse,我反而驚之後會慢慢冇咗自己風格甚至越來越pop,但係再下隻碟應該又要等最少兩三年啦,到時可能歌路甚至歌妹又轉多次。

其實錯過咗今年係個好大遺憾,因為2017年好多新band出碟同舊band新碟都好勁,只係時間精神係唔夠就唔夠冇辦法,既然到年底至較空閒而主要發掘到呢三隻,今年就盡情享受呢三隻碟過年算。其實仲有一隻都想講講,就係Karmacipher喺2017年尾二一日出嘅新EP《陣獄》,不過得兩日時間而我想花多啲時間去認真煲煲呢隻碟,就等隻碟會出physical嘅時候再講返啦。(希望會出啦)

Xanthochroid@Bandcamp
http://xanthochroid.bandcamp.com

Diablo Swing Orchestra@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diabloswingorchestra

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聽花CD #5:INDenial《INDenial》


喺呢個metal發展停滯不前嘅年代,要出頭有兩條路,一係將自己嗰瓣練到好專,就算冇新意都有質素搭救,但當同一件事已經有無數人做緊做過,就只有寫歌技術都好頂級,再加運氣同際遇先可以成功。另一條路當然係唔行其他人行過嘅路,其實而家玩metal最大成就唔係人哋聽完你嘅歌會話「你哋好似邊隊」,而係「你哋好似呢隊,又有啲似嗰隊,但聽落又唔多似...」

所以會鍾意INDenial隻碟,因為玩得好嘅香港band多不勝數,但令你捉摸唔到嘅就好耐至撞得到一隊。籠統講係thrash,不過唔似聽慣聽熟典型,音樂入面搵得到九十年代美國thrash、二千年代偏thrash系嘅瑞典melodic death metal,同2010年之後嘅德國thrash,但幾種唔同年代同風格嘅thrash又撈得埋之餘唔夾硬。

字面上睇唔會係我最鍾意種metal,因為聽thrash個人喜好最緊要夠衝同有一定技術性,而INDenial根基近九十年代打後著重節奏感多過速度感種「post-thrash」,技術亦唔係好高超,但riff夠爽夠實淨,寫歌編曲亦順得嚟唔悶,唯獨鼓套路比較舊派,夾復古thrash足夠,但樂隊走新派路向時,就嫌打得太保守差少少火花。

雖然將最基本練到最穩打穩紮時你隊band已經冇得輸,如果只係完全玩返晒Machine Head種groove metal,都只會達到「勁但咪又係嗰啲」程度,來自現代金屬嘅影響就幫音樂提昇唔少,雙主音、樂器聲人聲加effect同最後首歌加女聲呢類手法,令音樂多一份摩登色彩唔會太老土或典型,而且錄音加咗好多好多印象分。

其實我自己唔算好鍾意djent興起之後嘅現代metal錄音,整體數碼處理到冇晒雜質甚至有點假,人聲同樂器好似互相鬥大聲鬥突出,大家都咁高咁大企得咁前時,做得好係一幅音牆,執得唔好就好易令整體平面化。隻碟係有少少缺憾,好似鼓聲唔夠真實感之餘感覺唔太夾其他,同有時metal都係粗糙返少少比較好,不過音樂唔太old-school thrash加有點新派時用呢種聲效果幾好,而且製作水準加同音樂配合嘅程度,《INDenial》絕對數一數二:

近年有三隻香港metal碟:卸甲《皇者令》、Karmacipher《Necroracle》同INDenial《INDenial》,都係本地製作而錄音質素直迫國際水準,簡直係省靚「Made in Hong Kong」招牌嘅portfolio級作品。

全碟我最鍾意嗰樣係唱。成日覺得香港band出碟有兩大挑戰,就係鼓聲錄得靚加隻聲夾到音樂同其他樂器,同主音CD內外都聲好唱功勁。INDenial強處唔止雙歌佬,仲有主歌佬本身把聲已經強而有力加聲線獨特辨識度好高,但唔會只一清一拆走天涯而再有變化,聽咗十幾年香港metal,呢個歌佬都算最啱feel。

折衷派thrash加上歌佬聲線特別之餘唱功恆得嚟多變嘅組合,聽完諗起Darkane,當Darkane係我數一數二鍾意嘅thrash death/melodic death band甚至metal band,而你音樂特別歌佬可以令我聯想到呢隊可能係瑞典melodic death metal最被忽視嘅樂隊時,我就係好難唔鍾意你隻碟。只不過亦有另一個問題:CD入面唱得真係好勁,但係現場似乎未能夠完全唱返晒,所以聽完碟再睇live就會覺得有一段距離。當練到live都唱到晒《Deadly Carnival》,就真正做到CD內外一樣咁強,嚟緊九月中就要去北京幫Kreator做開場,咁難得搵到呢種機會,事前一定要操多啲練好把聲同度氣,到時一定要搏到盡唔好失禮,唱到第二日入醫院都要去盡佢呀。

音樂我係完全冇問題甚至會俾好高分,但隻碟本身就幾大問題。美術好重都市味,好摩登搞到似alternative rock band出碟,metal碟設計都係惡少少或者有議題較合適,同歌詞係一張張明信片,一唔覺意跌咗張咪大鑊?同點解要出到咁大盒呢,突成截出嚟搵位擺已經難,仲要成個紙盒一有穿有爛就冇得救,我個盒就係一唔小心責皺咗噉就拜拜。音樂點new-school冇所謂,但出碟個型式可唔可以old-school返少少呢,簡簡單單出隻CD就得架喇...

INDenial@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INDenialHK

INDenial@Bandcamp
http://INDenial.bandcamp.com

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聽花CD #4:Escharotic《Escharotic》Digi EP


「聽花CD」第一篇,反而唔係想寫CD。香港女聲metal fest The Voice of Sirens II比I成功,除咗樂隊夠多元化加隊隊都玩得好好(如果我話我鍾意二人組合嘅The Pafala多過三人組,會唔會俾人打),Escharotic隻digi EP亦係一大焦點。

用USB drive出single甚至專輯,無論主流還是獨立都賣咗好多年(場show早少少時間有個韓星出USB single,講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見到笑而不語),不過作為一個音樂媒介優勢唔大,除咗一定要插電腦先有得聽(以前問題冇咁大,但而家有啲人真係屋企唔開電腦甚至冇電腦),仲似買精品多過買音樂。以前買過兩隻,陳奕迅隻手指整到成餅錄音帶噉樣,開嚟睇MV之後就收返埋冇掂過,USB本身就係賣細隻,你唔係叫我拎住咁大餅周圍去吖嘛?另一隻直到飛咗去屋企唔知邊度都未聽過,甚至連嗰隻USB係邊個出都冇晒記憶。

Escharotic醒在唔只得一隻USB手指,而係賣成部MP3機俾你,睇完show一出門口插隻耳筒已經立即有得聽,當隻EP五首歌四個字長,由HA返到屋企已經夠聽兩次,而當好多時買碟只為支持同收藏,十隻碟八隻拎到返屋企都唔會聽甚至唔會開,呢隻digi EP已經贏在令我最少聽過兩次,跟住仲可以入其他歌出街聽。當普通USB手指用除咗好大隻亦冇乜問題,好多artist賣USB隻手指整到鬼咁多花款真係唔多想用,就算唔怕整花整爛捨得用,有啲一插就autoplay成堆歌同片,點拎返公司用呀?

不過最正其實係個袋,估唔到買細細部MP3機有得送大大個環保袋,size剛剛好放到我部電腦,唯一煩惱係每次出去開會都要解釋俾班客聽點解我個電腦袋咁brutal。與其送一大堆拎到返屋企得個擺字用唔著唔要又唔係嘅雞肋,真係寧願你送個環保袋俾我仲實際。

至於音樂唔使講太多,香港最似Arch Enemy嘅band一定係Escharotic,但成也AE敗也AE,音樂非常似後期Arch Enemy唔算新穎,不過當你路線係純melodic death時規限自然大,就唔會求有大突破只求質素,呢方面就絕對交足貨,錄音反而值得講講。而家獨立製作要做到接近專業級質素唔難,但metal一向唔係靚聲就好,每種metal都有屬於自己嘅年代感同錄音製作方法,選擇配合自己音樂嘅聲音更加重要,可以想像一下用djent聲玩black metal會有幾柒(你話你玩post-black就另計啦)。

隻EP以而家indie band錄音水平計可能只夠當demo,但音質同層次感已經唔會輸俾好多人,最重要捕捉得到需要同配合自己嘅感覺,單單入耳已經舒服過印象正面過好多碟,因為說服到我「係嗰樣嘢」。錄音質素可以更高當然更好,但除咗有時太靚反而失去應有感覺,仲有一個現實問題:你想追求某隊band或者某個外國級數嘅錄音,必須要有一定器材同技術,而且無可避免會被拎嚟同外國比較,唔夠資本同信心做到時就好易兩頭唔到岸。與其俾人話似某隊外國band但下一句就係唔夠人靚聲,我寧願製作質素唔係頂級,但聽嘅人會感受到你同你所代表種音樂份真實。

digi EP呢招精彩,不過我份人比較老土,有得揀都係鍾意買CD,所以正式出碟時,都係正正經經出返CD啦唔該。 (同出普通膠盒版得架喇,最鬼驚digipak同禮盒裝,唔知點放好爛咗又冇得救,就好似下一次我寫嗰隻)

Escharotic@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EscharoticHK

Escharotic@Bandcamp
http://escharotic.bandcamp.com

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聽花CD #3:A New Beginning


重開專欄講音樂,既然決定重新上路,今次用一個新方法開始。之前執碟有個櫃終於執到吉咗一半(其實只係夾硬將嗰一半搬去其他眼不見為淨嘅暗角),跟住屋入面見得到嘅碟都望一次,想聽同想寫嘅抽晒出嚟,再慢慢諗寫乜同點寫。

一隻隻碟寫有時會好悶(同冇咁多時間逐隻寫),新專欄想試吓唔同寫法,好似幾隊band幾隻碟撈埋一齊寫,寫吓跨媒介題材,甚至唔寫音樂寫吓工業同文化,雖然我寫嘢成日拉到好遠離晒題,「聽花CD」呢個專欄都會盡量集中CD同音樂上面。

執出嚟啲碟想夾埋寫嘅紮埋一舊,跟住好似俄羅斯方塊一舊舊堆高佢,啱啱好質滿半隻櫃,我老母見到都話

「十幾年嚟第一次見你啲嘢咁企理。」

一紮碟一個project,未計單碟已經有六十個project,以我寫文嘅速度分分鐘一個月先出到一篇,就算唔再加新碟已經夠寫幾年,當然前提係唔會爛尾先。咁多年嚟耐唔耐就會嘗試唔同形式嘅專題寫作,不過多數維持一段時間就無以為繼,因為要定期出文時間同心機消耗好大,好耐以前仲會投稿俾網站同雜誌專欄就冇計迫住起貨,到純粹為自己興趣時冇承擔自然會hea,寫到咁上下或者返工忙屋企多事就會放低甚至放棄。希望咁難得準備晒成櫃碟俾自己寫,「聽花CD」可以的起心肝成為一個長遠發展嘅寫作計劃啦。

(然後話,咁難得執到個櫃咁靚,再拎返落嚟咪搞到亂晒又要執過?都係由佢唔好搞算啦唔好寫喇)

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聽花CD #2:Hear Flower CD: The Provenance


好耐未認真寫過碟評,你叫我用香港話亂啡幾百幾千字講一隻碟其實唔難,但要好似以前投稿時期用書面語正正經經寫,一個禮拜寫到一篇已經算好快。所以十年前仲係台灣前衛金屬誌論壇管理員時搞過個「每週一唱片大行動」,就係迫自己每個禮拜最少寫一隻碟,不過只堅持到一段時間,因為以我寫文嘅仔細程度同長度,要定期認真寫碟評絕對稱得上係苦差,離開TRHK之後都好少再寫喇。

不過早排煲返好多香港band同indie舊碟,又挑返起舖寫文癮。其實有諗過開個樂評page,但當以前返學同份工較得閒時一星期寫一隻碟已經係個大挑戰,我諗直到謝安琪再出碟之前都唔會再寫論文式「專業」樂評,開個page但一兩個月先出一篇文就冇意思啦。而且你知身在香港地開得呢種page,一定大把人挑你機話你寫啲嘢錯乜漏乜,所以都係留返喺自己地盤,聽完一隻碟有嘢想寫,有心情又有時間時咪用唔認真嘅方式講講佢,自己匿埋打吓飛機就算啦。

仲有一個原因,因為遲出世加太遲開始聽音樂,失去經歷香港樂隊同獨立音樂最輝煌時代嘅機會,只有靠之後聽人講返同自己追返,再開始寫樂評就係多一個理由俾自己發掘歷史,同重溫返早前買落但未聽真嘅CD,寫吓新band新碟之餘亦分享返舊band舊碟。你知啦,香港地嚟緊冇乜show睇架喇,冇show評寫時咪寫吓碟評囉...

對我嚟講寫作最難嗰樣唔係寫得好而係改名,成日篇文寫完都諗唔到叫咩好就亂咁嚟,所以你見劉Sir啲文啲page堆標題成日九唔搭八,我真係覺得改名好難。不過今次開個樂評專區,第一樣就係起個名叫「聽花CD」,全因呢樣就係導火線,唔係因為有想聽返嘅舊碟已經聽到花晒播唔到燒唔返,就唔會去節拍去二手舖去HMV開倉上Yahoo拍賣掃成堆碟,繼而促成有興趣寫返碟評。

同改呢個名,亦係希望喺呢個數碼世代,可以搵到下一隻會俾我聽花嘅CD,唔知仲有冇機會撞到呢種可以俾你聽到花嘅神作?



2017年7月29日 星期六

聽花CD #1:聽花CD:序


好耐未試過掃咁多碟。呢幾年多數去睇show同去日本先會瘋狂買碟,係呢兩個月無端端挑起執舊香港碟舖癮,又撞著HMV清倉加Yahoo有人放,結果一掃就十幾廿隻。

今次要多謝各位兄弟,一個月前提到想執返黃秋生兩隻碟同余力機構兩隻碟,一個月後全部入手再加意外收穫,出外真係靠朋友。其實除咗余力機構第一隻其他全部都有,買完又買因為我份人太過old-school,不過唔係咁old-school又點會搵咁老土嘅碟呢。

陳輝陽、因葵同余力姬夾埋嘅余力機構,係一個香港地有才華有態度只會揾唔到食嘅實證。九七年第一隻碟其實有點大路,雖然同同期香港流行音樂比較已經相當另類,因葵走咗之後三年磨一劍,第二隻碟《快活》變咗玩嘢rock,今時今日聽仲會覺得好前衛。我諗陳輝揚成世人最開心應該係呢幾年,佢畢生才華貢獻晒俾呢兩隻碟,余力姬把聲唔係超靚,但正正帶點粗糙更配合陳輝揚咁真誠嘅音樂。

不過當你隻碟過咗廿年再聽仲會覺得超前晒廿年之後嘅音樂,喺'90尾'00頭嘅香港絕對唔係好事,只代表出碟時走得太前嘅你死得好快。正如《快活》絕對屬於香港音樂經典之一,但問吓身邊有幾多人知呢隻碟甚至識得余力機構呢個組合?佢哋個名廿年後突然有人提起,都因為首《活著》俾人翻唱,唔係謝安琪佢首《活著》係原創,而係同余力機構所代表嘅完全相反嘅Twins其中一個,聽完佢唱只會令你更加懷念佢哋。如果謝安琪首《活著》先係翻唱,你話會幾美好。

香港地好現實,玩到識飛都用,係搵唔到食就要向現實低頭,嗰陣香港仲未接受到呢種音樂,再過幾年先開始欣賞唱作歌手同實力派,早咗出道嘅余力機構兩隻碟之後無以為繼唔算意外。陳輝揚轉做幕後跟住寫K歌寫到出晒名,係呀完全冇晒余力機構時期火花,人哋搵到食仲有名有利喎你吹咩?至於余力姬,維基百科話去咗美國做律師。你話搵錢至上到做嘅嘢搵唔到食就連活著空間都冇嘅香港,抹殺咗幾多有才之士同理想。

黃秋生唱作路好相似,第一隻碟國語加粵語alternative pop跟住第二隻變成全粵語indie rock,仲要比余力機構再早幾年出碟市道同接受性更差,不過佢算演而優則唱冇咁辛苦,有後路時個project自然去到幾盡都冇所謂,最少余力機構唔會唱粗口歌先啦。同有江湖地位時吹雞自然有號召力得多,你估請得郁黑鳥成員幫你寫歌同邱禮濤肯幫你拍MV真係個個做得到咩。

同其他轉型歌手唔同,黃秋生好清楚自己想做乜,同搵咩人合作會做得出佢想要嘅音樂,根本就唔志在最後成功與否,係要成功要賣得要紅就唔會唱粗口歌啦,而且喺地下做土皇帝唔開心得過上主流做路人甲?雖然論歌我比較鍾意rock底嘅《地踎搖滾》,其實《支離疏》較有性格,兩隻碟歌路都好雜,同時好多歌都會搵到模彷某外國樂隊嘅感覺,但呢份tribute味《地踎搖滾》比較重,呢個係八九十年代香港(獨立)音樂通病,因為仲處於追隨同學習外國階段,好少可以建立到完全屬於自己嘅聲音。是但啦,聽《吓》聽《地踎搖滾》兩首已經夠殺啦,呢兩隻碟份爛仔同地下味好真實,之後都冇幾多香港band香港碟玩得返。

本來只打算執返呢四隻突然想聽返嘅碟,不過跟住越來越大鑊。唔知點解我行二手舖從來冇乜運,想要嘅一係行極都冇,撞到都只得一二三百蚊炒價貨,偏偏其他人就係無論去邊區行邊間都搵得到,仲經常只需要一二十蚊執笠價,呢四隻都靠兄弟幫手至搵得返,不過成日煩人唔係路亦唔多好意思,就開始上Yahoo拍賣。

其實Yahoo真係好多寶藏,耐唔耐會有人放香港indie同band舊碟,當然有啲係炒家而且炒起上嚟可以好癲,好似搵緊余力機構隻《快活》時Yahoo有兩個人放緊,有隻二手最後炒到$320,就算隻碟絕版我亦好想聽返(同,其實本身我已經有...),都唔會捨得俾咁天價去買。最抵死另一個人放隻全新先賣兩舊水,唔知三百二贏到隻二手條友最後喊咗幾耐呢。同,我隻夜冷二手$20,夾埋用咗唔使Yahoo十份一價錢執晒佢哋全線兩隻,之後HMV再執多隻全新都係$60...

所以玩Yahoo拍賣最緊要係耐性,好多時肯等都會等得到夜冷價平貨,好似百無聊賴時見到有套亞龍大頭三隻$250,隻《Action Figures》仲要全新未拆,其實聽metal咁多年都冇乜聽過佢哋就執啦,買完之後就有人放平貨,$18隻《大車店》邊度搵呀,三隻分開買夾埋都唔使一舊水。唯有當俾多咗係為套碟99%新冇花仲有側標,加有隻未拆絕版貨囉,雖然買到返嚟都係照開嚟聽架啦,其實蠢咗如果另外買多隻四五十蚊二手,隻全新《Action Figures》過一排再擺上去放可能已經放到$250,不過我份人唔多鍾意呢種炒賣行為只為音樂,係賺少好多錢架喇。(呢個故事亦教訓大家,第時想執平碟記住跟住劉Sir,佢每次買完一隻碟之後好快就會有人放平貨)

其實Yahoo之外facebook二手CD拍賣區都好多寶,好似黃秋生之前搵極唔見,《支離疏》算易搵係唔知點解《地踎搖滾》好少見二手舖有貨,到我集齊之後立即好多人放佢嘅碟標價五六十蚊亦唔貴,但我份人始終比較懶唔慣成日望實有咩執,加上好多頭版碟絕版碟貴到飛起想買都唔捨得,呢個時候就輪到HMV出場喇。

又係靠朋友,唔係身邊有人單聲都唔知佢哋搞全場八折感謝祭,metal碟就算啦我更有興趣掃返復黑王同舊indie碟,小島Chyna浮世繪Raidas呢啲五六十蚊一隻唔使諗見到就掃啦,如果上Yahoo買初版貴幾倍呀,我只求有得聽唔志在收藏時買復黑王已經好足夠,仲要之前猛咁搵余力機構,點知去到銅鑼灣大大隻放喺度冇人要,唔使煩喇俾多六條執埋佢啦。

其實有幾隻碟已經唔係第一次買,黃秋生兩隻一早有,余力機構隻《快活》屋企直頭有最少兩隻,你未經歷過十幾年前嘅聽歌生活,未必明一隻碟點解可以買多過一次。想當年屋企部機harddisc得四十幾激,裝完Windows呀Office呀得返一半,全家人爭一部得廿激harddisc嘅電腦,想燒MP3只可以燒128K仲要揀碟燒。其實128K音質已經唔差,當換咗新機harddisc大咗時,自然想燒返320K追求一下或燒返當年冇燒到MP3嘅碟,但簡單的話就唔使咁煩啦。

當時寬頻未普及加好多碟特別地下band根本冇得download,想聽metal同indie只有靠買碟,每個月份零用份糧差唔多貢獻晒俾各大小CD舖,而住喺香港一大問題係土地問題。我鍾意一隊band慣咗買全線,而一隊老band全線過十隻碟好平常,所以開始聽音樂第一年已經買咗過千隻碟,後來開始收手時屋企已經有三千幾隻碟(但碟仍然會繼續買),已經自暴自棄到一個地步CD櫃都唔用,總之邊個位擺嘢唔會俾老母小,新買啲碟就揳落去啦,問題就係今日買咗隻碟唔立即聽立即燒的話,第二日已經唔知揳咗去邊唔見咗。

所以當一隻CD唔係買嚟儲時會一買再買不離三個原因,一係當你好想聽返或者燒返一隻碟,但首先要面對屋企個四五千隻CD碟海,你會寧願放棄直接買過隻算,好似浮世繪隻《愛花的少年》,第一隻買完返嚟未開已經唔知飛咗去邊,突然心血來潮想聽返HMV又開倉,咪煩喇買過隻再執埋《知道不知道》儲返齊一套啦。

另一個原因就係聽到花。而家嘅人好難想像聽花一隻CD,因為好多時只會開一次燒MP3(我都係),加上而家上網stream就得,好多時買碟只為儲返physical支持隊band,買到返嚟拆都唔拆用嚟擺唔係用嚟聽(我都係...)。但十幾年前冇Youtube冇streaming,就算買咗碟屋企部電腦都冇位燒MP3,有啲碟就只有播CD聽,有時粗聽得滯會搞到隻碟花晒聽唔到,我隻黃秋生就係例子。

而最後一個原因,就真係為收藏甚至保育。香港band而家出碟都難,更何況二三十年前?復黑王都叫會幫大band經典碟印多一兩水,地下band當年印幾百隻就永遠只得嗰幾百隻,少一隻就冇一隻再搵唔返,所以就算自己已經有或者唔啱,每次見到都執咗先,寧願第時撞到有心人想要時平放俾佢,都好過啲碟放喺度永世冇人理,最後俾人當垃圾送去堆填區咁浪費。

所以有啲碟,唔會理音樂好唔好同自己有冇,總之見到就會買,余力機構隻《快活》我HMV開倉買呢隻應該已經係第四隻,仲要加埋有兩隻全新未拆,而DSC同Azylum兩隻碟我屋企應該各有最少五六隻。所以我其實有潛質做炒家,當《快活》二手Yahoo可以賣到$320,我屋企兩隻全新賣得晒已經抵返晒呢兩個月嘅買碟錢,加埋其他好多絕版碟,過多幾年可能每隻標一兩百都放到。可惜呢,我份人買碟就真係只為聽音樂...

呢個月不停煲呢堆舊碟,聽得出好多味道。Raidas出名在《傳說》,雖然同類歌路當中我都係鍾意浮世繪隻《愛花的少年》多啲,不過一比第二隻時浮世繪就輸好多,《知道不知道》pop好多仲玩到港台節目主題曲咁健康唔太慣,相反band味重過電味嘅《Raidas》就一定係香港band碟中嘅經典,齋聽好鬼靚嘅結他已經好滿足。Chyna隻碟又話有首兩個字長drum solo,點知得分半鐘,同隻碟先得廿幾分鐘EP長度,好在後半唔錯,雖然都好pop,不過當年嘅主流rock/metal係咁大路,你album track玩得夠火我都收貨架喇。

嫌太大路咪聽亞龍大,第一隻碟種爛撻撻真係冇得輸,第二隻碟已經太pop,第三隻雖然唔再metal但玩得幾Alice in Chains,未至於咁多人講到咁差。而聽完余力機構,之後應該要追溯埋天織堂。而家聽返廿幾年前嘅香港band同indie,仍然會覺得好好聽,唔係因為舊一定好聽,而係佢哋其實玩得好前衛,又或者話而家嘅香港band其實有點倒退。

余力機構好多歌根本就係佢哋唔玩幾年之後,王菀之出道頭幾隻碟嘅風格,只不過佢哋玩時啲人覺得好怪唔理,要隔幾年市道轉咗,王菀之再玩大家先開始接受覺得好創新,而佢哋較另類嘅歌好似好Velvet Underground嘅《三分鐘宇宙論》,根本就係好多好多年之後My Little Airport等文青樂隊想做嘅,正因生不逢時令余力機構只能成為一個獨立傳奇。

你唔會預而家仲有人玩synthpop同new wave,但《Raidas》好AOR嘅歌路同而家好多北歐hard rock/heavy metal band玩緊嘅差唔多更加唔會輸,而Raidas特別之處係營造到當時至而家都好少香港band會做或做得出嘅epic感覺。要唔靚要metal嘅,好多人知道亞龍大只因為LMF,但LMF後來已經只餘潮味,想搵返地下感覺咪聽返亞龍大第一隻,當而家嘅香港(metal) band不停追求更靚更新派時,反而失去咗《亞龍大》同黃秋生頭兩隻碟份真誠。

呢個係而家香港band界死結:睇落好似發展得好快、音樂不斷有新嘗試,但實際上落入一個循環,好多廿幾年前嘅香港band/indie artist根本就係玩緊而家嘅香港獨立音樂,又或者話而家香港只係回頭追求復黑王所代表個時代嘅創作高峰。

舊band襟聽唔止音樂多元化,各大小樂隊風格百花齊放,就算一個獨立artist自己歌路都可以好廣闊,但更優勝之處係當時嘅band聽得出感情好豐富,聽同一隊band唔同碟感受已經可以非常唔同。而家嘅band技術同製作資源一定比以前高,偏偏主流感情都係好重壓抑感好低迷,大家想表達嘅好似冇乜大波動大分別甚至唔多想表達,或者更直接只追求節奏同技術走感官路線,用太多電腦執到乜都好整齊好靚嘅新一代錄音製作方式有一定影響。

所以新band會聽,但真係冇太多碟會俾得返舊band嘅感覺同豐富感情,所以每聽完一輪新band新音樂,多數會回頭尋尋根。我相信我會繼續追一排復黑王同舊band碟。哎吔,Yahoo隻天織堂俾人搶咗添...

2015年10月7日 星期三

天時、地利、人和,and to be continued:謝安琪《Kontinue》


謝安琪《Kontinue》


在談到事業生涯的戲劇性,香港歌手之中謝安琪應算數一數二。校園歌唱比賽出身默默耕耘,多年後憑一首金曲從商場歌手一躍飛上枝頭,隨之而來是獨立歌手進入大公司後無法逃避的宿命:失去自我、不斷退步的創作低潮,和與唱片公司間無日無之的種種分歧,加上對立公司借旗下刊物發動傳媒戰,這「樂壇新希望」瞬間流落至連報章娛樂版都無意關注地銷聲匿跡。

倒要佩服與新藝寶不和多時,也可合作五張專輯、半個十年才正式拆夥。有見只有到發行甚至製作時,雙方關係已名存實亡的《你們的幸福》才可重拾謝安琪本色,重新出發未必是壞事。可惜最後決策卻是先經金牌大風發行第二張國語專輯,與星煥的夥伴關係僅限於一首廣東歌,其後更因公司業務重組而遭解約,再次失去了大廠牌的護蔭。或者「獨立」就是她的命格,所以和大唱片公司沒甚麼緣份,跟星煥解約後回到原點,與經理人合組公司自行打點一切。聽來跟自尋短見無異,但在當今互聯網年代,一個實力派歌手在香港這個小市場不依靠大公司而靠自己,除了會成為一些論壇打手阿姐的笑柄,和上不到紅館等大場館開演唱會外,得到的不一定會比失去的少。再者,對謝安琪和她的追隨者而言,這更是理想不過的結果,皆因她最好的時刻就是進入大公司之前和離開大公司之前,不寄人籬下代表擺脫任何創作上的掣肘重奪自主,我們才可再次聽到真正的謝安琪之聲。

2013年初本來是個好兆頭,新簽約兩間公司一同發表國粵兩張專輯的首支派台曲,發表時間相若、歌曲風格接近、同樣以"I have a dream"為主題、都被安排做專輯壓軸,而《最好的時刻》的水準和迴響不止蓋過國語的《I Have a Dream》,更超越了《囍帖街》和《你們的幸福》之間幾乎全部作品,令大家對她下一張粵語專輯充滿期望和信心。可惜星煥改組或影響了發行進度,2013最後變成宣傳吃力不討好的同名國語專輯之年份,廣東唱片方面則由出新碟變成出新歌,《最好的時刻》這名字更被舊東家截糊用來命名新精選集,結果要再過多一年、距離《你們的幸福》已三年,才終於等到新粤語專輯,但這延期卻似是冥冥中安排,令陣容鼎盛的《Kontinue》在2014年最不該同時亦最應該的日子面世。

第一首《C餐》跟上作開場的《十二月二十》同樣走reggae風,似乎周博賢很喜歡這種風格,一路以來幾首謝氏雷鬼也算這首寫得最好,再有梁栢堅的絕詞,表面上抽今期流行的A餐B餐水,內裏談談近年日益受重視的香港本土和廣東話文化,暗地裏又從娛樂頭條延伸到選舉、政治議題,剛巧之後徹頭徹尾地周博賢的《雞蛋與羔羊》也在談C餐,但改以嚴肅角度出發,站在雞蛋與高牆之間批判當下香港政局。這個團隊的歌好聽的從來不只在音樂,還有當中態度和玩味,和台前幕後合作無間的天馬行空與多元。這兩年謝安琪也開始參與創作,繼同名國語專輯的《到南邊走走》,新廣東唱片的《勢不兩立》也是由她作曲,雖然曲調不算突出,小克提倡包容的詞亦跟歌名意思相反帶來爭議,幸好有Goro Wong精彩的搖滾編曲,令這首歌成為焦點之一。

說到勢不兩立,另一話題是伍樂城X黃偉文《家明》與澤日生X林夕《獨家村》之對立。兩個偉文是很多人眼中現在香港詞壇的(假想)競爭對手,二人也跟謝安琪合作過多次,在這裏是比試的高峰。各自作品都是情歌式包裝帶出更深層寓意,只是《家明》明顯遜色,先旋律和編曲都平淡,再歌詞遙指1989年某一天發生的事,《獨家村》主角則是同床異夢的兩人,但更似謝安琪在表白出道近十年一直孤身走我路的心聲,再進一步這兩人關係更像在寫現今中港充滿矛盾和衝突的兩地關係,而且說得很白、刺得很痛。《家明》雖敗猶榮,因為音樂不差之外,歌詞的深度、批判性和共鳴是近年數一數二,雖然這類K歌式作品是大家希望謝安琪可盡量避免的,不得不贊同《獨家村》很適合她,也沒幾人可更勝任唱出那份愁緒。

本土情意結的高潮在電氣的《篋神》,顧名思議關於縱橫港九各消費區與交通工具的強國物流專員,配合梁栢堅幽默抵死的口語詞,謝安琪破格地玩聲玩得出神入化,像中間的神婆聲,和最後一段每句都略轉一轉唱腔千變萬化,遺憾是唱了一年之後,「篋神」之患只有變本加厲,始作佣者更要是香港政府和鐵路公司自己。緊接一首慢歌,若說謝安琪每張唱片都會有一首歌唱著自己的心路歷程,今次就是《頭盔》,可是夫子自道的歌詞和音樂不算出眾,中間突然急停轉入爵士段落的編曲效果亦很尷尬。《頭盔》可能是她歷來最重b-side感之作,有點可惜,因為之前的《篋神》相反是最佳之一。

幸好好物沉甕底,專輯的結尾充滿驚喜。《我可以被這個世界淘汰,但不可以被世界擊敗》就算沒看到是林阿P出品,單看名字已知不能錯過,預料之內就像謝安琪唱My Little Airport,音樂與用聲都和以往很不同,但又能帶出屬於自己的辨識性,和《第二個家》相比,這是個如何唱別人的歌而不會失去自我的正確示範。不過跟著的另一首民謠小品《十倍奉還》其實更加吸引,特別的結他和弦和慵懶氣氛很易讓人留下深刻印象,而這兩首可說是全專輯僅有的正式情歌,但內容沒要生要死而表達伊人當自強,是她很難得可讓舊fans感到討好的情歌。

《最好的時刻》雖是第一首派台,在專輯則排在最後,或者是好物沉甕底的緣故吧,若用此曲作真正結束就很圓滿了,因為跟著還有一首《正視.愛》,反倒破壞了那充滿光明希望的餘韻,但當這首是她為公益活動所寫的主題曲也標明為bonus track也就別計較,不如留意其中她投身唱作人的象徵意義。作曲和填詞她都試過,但這首應該是第一次不假手於人,全靠自己獨力完成兩部份,即使不算如何突出,希望之後會繼續努力有更多出品,畢竟太長時間依賴幾個人創作很易墮入悶局,多一個人創作便多一分機會突破。

當以為《你們的幸福》已經很強勁很成功,《Kontinue》做到更不可能,除了《頭盔》一首全無瑕疵,以往專輯中間比較薄弱的弊病都沒有,從頭到尾一直維持高居不下的水準,字裏行間也重拾大家最希望的思考、批判和正面意識,再度貼近民眾民生,陰差陽錯下,就連發行的時機都和專輯主題配合得天衣無縫。《最好的時刻》在2013年初派台已成為年度社運歌曲,一年後《雞蛋與羔羊》更特地選六月三十日公開,立即成為之後一日的主題曲。《Kontinue》首度推出是9月27日的「二元對立」音樂會,也就是學生重奪公民廣場之後;2014年9月28日發生的事已不用再多說,到9月29日《Kontinue》正式發行,一面世就成為年度社運專輯甚至年度唱片。這可是可遇不可求機遇。只是相信歌手自己都寧願沒獲這份「厚待」。

這個延續,也證明回歸獨立的決定是正確的。投身大公司低迷多年後,這自己發行的作品獲得之嘉許和獎項的數量卻是紀錄級,更可在一年內發行三個版本,可見獨立發行不一定是末路,只是聽過覺得贏的是質素,音樂上欠缺突破,很多歌曲和舖排都充滿似曾相識感覺,如又是放在頭又是reggae的《C餐》已像刻意重複前作,音樂和演譯也對應著《喪婆》;唱片中間依舊加點實驗性質,聽《頭盔》想起《吶喊》,《篋神》又有《方玲霞》、《直角等於三角形》的影子;民謠小品唱過不少,《最好的時刻》風格更是她舊時常唱的;周博賢的詞不離慣性套路,好玩,但不變。可說是熟悉、親切,倒過來看就是創意到瓶頸位的徵兆,不過解決方法他們亦已經找到:跟離開大公司一樣,重投獨立就可以了,像《第二個家》得到很多大牌音樂人充撐,最後事與願違,這次找來My Little Airport的林阿P,就一拍即合擦出火花。始終要找合作對象,講求的不是名氣,而是彼此的才華和是否合得來。

其實王菀之的實驗三部曲《Atmosphere》,已表露了現在香港最有活力的創作人在地下,謝安琪也應襯這機會重新出發,嘗試跟更多獨立樂隊和具前瞻性的創作人/製作人合作,試想像Kolor為她寫一首《天地會》,或Supper Moment的《無盡》交給她唱,可是充滿無數的可能性和新氣象。當寄語大家要continue時,她亦要繼續indie下去,因為這樣才可保存和發揮真正的謝安琪本色,就如問想要下一首《囍帖街》嗎?相信大家更渴望的,是另一張featuring謝安琪的《頭條新聞》插曲精選。

2015年9月27日 星期日

一年.-1:當張懸都在唱《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時,我們還需要《謝-安琪》嗎?:謝安琪《謝-安琪》


謝安琪《謝-安琪》


在《你們的幸福》時聽得最多的並非歌曲,其實是謝氏團隊與新藝寶之間諸多糾紛。對追隨者而言這專輯既喜又悲,因為可說是進大廠牌後唯一合格之作,充滿Kay味同時水準超乎預期,不過如此大幅反彈,可能是分道揚鑣前夕唱片公司已無多干預的結果。和平分手後分別簽約星煥國際和金牌大風,同時進軍本港國語兩大市場,會擔憂是正常,最後果然沒有乘《你們的幸福》專輯和演唱會載譽之勢,只見又一張國語專輯。為何仍執意於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市場?

首次攻台的《第二個家》找來台灣明星級創作陣容,音樂帶強烈作者個性,令歌者嶄露不出自己的風采和實力,致不淪不類收場。相信教訓太大,《謝-安琪》未有重複同樣的錯誤(雖然在此階段「謝安琪推出國語專輯」本身已是錯),美工依然帶國語市場喜好的文藝氣息,但製作班底改以熟悉的香港幕後名字為主,不再充斥過盛台味,無需強迫迎合不配合自己的歌唱路向,嗓子咬字皆舒適自然得多更有信心,唱者聽者都愉悅。

詞的限制始終是失去可借本土文化發揮的地利,就改以較廣泛主題入詞,所以謝安琪的國語專輯,會比粵語唱片更著重表達女性的內心情感。周博賢終於參與國語詞創作,也正好他有份的幾首都是跟大家分享生活、述說時局,詞鋒深度跟廣東詞還差一段距離,最少讓她的國語詞題材不再過份情情塌塌地狹窄。

一開始是兩首劇集曲《我們都被忘了》、《眼淚的名字》,多加一首Christopher Chak曲林夕詞的《在雨中不能說雨》,可取是對國語的拿捏和唱功有所進步,但亦僅止於此,感想和初聽《第二個家》差無幾,不過不失,但這種典型流行抒情曲並不像她,她也不需要唱這樣的歌。其實這同名專輯情況和《Slowness》類似,具派台局格最易聽的排在前,可視第四首才是正式開始,不過新創作團隊的客觀條件優越,成果卻未至於很理想。

《一》和《心不由己》分別有林一峰和Cousin Fung助陣,只是跟最初三首一樣欠缺突破甚至面目有點模糊,反而周氏包辦的《停轉的木馬》值得留意。兩張國語專輯中他都未有負責多少創作,今次除了和謝安琪合作的《到南邊走走》外,曲、編、詞三方面都插手的就只交出這首。在《第二個家》中他唯一作曲的《愛情預購》是全唱片數一數二佳作,但《停轉的木馬》整體都顯平淡,若是寫給其他歌手沒甚麼問題,但說是周博賢為謝安琪寫的話,期望與落差便相當大。

幸好有他相助的另外兩首相反屬最突出。林奕匡的旋律配上他的編曲和歌詞,在《小頑童》輕快地追尋狂野的夢,然後謝安琪親自作曲的民謠小品《到南邊走走》高呼要遠離煩囂到外面走走,音樂、措辭和跳脫正面氣氛十分周博賢,就連口音和用聲也沒刻意迴避出身,咬字用力有點粗有點硬的不地道唱法反成特色。這兩首重拾早期專輯的感覺,會讓喜歡她廣東歌的人滿意。

餘下兩首也是在她國語專輯中較不常見的風格,《兩雙》是平時都很少唱的舞曲,因為本質是首宣傳歌。從她進入大公司第一張正式專輯開始,收錄她獻唱的廣告歌/劇集歌情況很常見,問題在這類外來的「豬頭骨」質素與風格往往不配合專輯,勉強插入更成負累,《兩雙》就是風格太迴異的例子,而且作為一首合唱快歌,對象是更擅長此類曲風的吉克雋逸,便只淪為失色之作。

排最後的《I Have a Dream》是第一首派台曲,也是謝安琪最駕輕就熟的power ballad,曹格的曲善用謝安琪音域廣、張力大的的長處,更有名製作人塗惠源的激昂編曲,但可能始終不是母語關係,只感到歌手還未充份發揮自己的實力和和歌曲的潛質,尤其同期派台還有風格相近、詮釋另一種"I Have a Dream"但更具話題性的廣東新歌《最好的時刻》,這理應是宣傳重點的新國語唱片首支單曲,便立即被自己另一邊的新歌比下去。

相比《第二個家》,《謝—安琪》毫無疑問是個進步,找回粵語團隊支援終於「對辦」,謝安琪在唱別人的歌的格格不入感沒那麼重,只是成品亦只是由一個熟悉她的團隊創作了一批較適合她唱、較為港式的國語歌,風格上仍聽不出屬於她的個性。可想而知得到的評價只會跟前作相若,說第一作為摸索市場而走保守路線可理解,第二次仍如此停滯不前,全因繼續放棄賴以成名的冒險精神,再取不該有的刻意和計算代之,未能克服這心魔,她的國語專輯都不可能像在香港出唱片時般隨心所欲,也即不會成功。

再者,其實弄錯了真正的目標市場。在自己的家奮鬥多年時,也令她在香港以外贏到不少知音人,當中很多都十分清楚真正的謝安琪音樂是怎樣,才會對兩張全無型格的國語專輯恨下劣評,而就在這同名專輯一年前,張懸來港表演時,更特別演唱了《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是對她的態度和藝術成就一份份量不輕的認同。但與此同時,謝安琪卻再度為投身國語市場拚命委曲迎合。已綜合了大家對謝安琪和《謝-安琪》失望之處,因為最適合的合作夥伴不會是吳青峰、徐佳瑩,而應該是張懸、陳珊妮。所以本作失敗一大理由,可能是說好的左小祖咒呢?

2015年9月26日 星期六

一年.-2:終於回家了:謝安琪《你們的幸福》


謝安琪《你們的幸福》


「謝安琪終於臨崖勒馬不再被擺佈唱情歌,平民天后回歸了。」

唱片沒推出多久,這拿新歌歌名玩弄的文字遊戲已被玩到成cliche,但確實是對《你們的幸福》最貼切描述。投身大公司必須有所妥協是人所共知現實,街知巷聞的《囍帖街》是美夢也是惡夢的開端,往後唱片公司掣肘越見明顯,在放棄本土特色轉戰國語市場的《第二個家》更毫無保留,將謝安琪和幕後一眾多年來辛苦建立的一舉推倒,是比無大知名度的初出道更低的低潮。雖說獲得續約,卻對前景不太樂觀,結果2011年底《你們的幸福》無大宣傳下推出,意料之外是「居然還有機會出新唱片」,「還要是粵語專輯」,意料之內是「唱片公司應早沒信心,難怪出得這麼低調。」無聲無息至未有為這新專輯作過甚麼關注或構想,但沒期望是好事,難得如此方有幸重拾第一次聽到《Kay One》和《K sus2》的興奮。

未動耳單眼看,已體會到脫胎換骨轉變。大約九十年代末、「後四大天王」時期吧,配合K歌興起,唱片公司利用奪目包裝轉移焦點掩飾內涵不足本質,至今雖有改善偶爾仍見很大很花巧之流,而謝安琪多張專輯下來喜採digibook包裝,坦白華而不實非常不討好。以素色做主的《你們的幸福》跟封面上妝扮一樣樸實,尺寸縮小回平常尺寸再化成一本書,唱片存放得比以前穩妥之外,經驗之談一張成功的謝安琪唱片,內裡必備台前幕後眾人豐富文字分享。雖然整體仍過份追求美觀,白色書本揭過幾次已弄髒,天蓋式紙套亦不太實用,屬美麗中的缺憾,只是別出心裁設計與內容見心思也見誠意,提醒了大家要付錢買唱片的理由。

記得《Yelling》時曾鬧得不快,因為作為演唱會主題專輯,唱片公司寧選最傳統作品《祝英台》和《年度之歌》做主打,都不願搶先宣傳風格另類的演唱會主題曲《吶喊》,所以今次首支派台歌竟是reggae配地道幽默歌詞的《十二月二十》十分有意思。這在本地幾同自殺一著對謝安琪而言卻是道曙光,打從一開始團隊成功之道就是出奇不意,觀乎這重投偏鋒之舉和製作名單中周博賢再次擔任曲詞創作主導,第二主打的主題曲縱然格局保守,卻跟舊時作品一樣歌詞引發連番討論,「回家」的意味也就更深長了。2007年的精選集《3/8》中,三首新歌分別展示謝安琪Kay的、K的、畸的三面,《你們的幸福》作為低潮後重新出發的重要一作,同樣可如此綜合成三個不同部份。

按下播放鍵立即傳來熟悉聲音,《十二月二十》曲調輕鬆加上趕世界末日熱的惹笑歌詞,後有英師傅在《潔淨皇后》帶來拿手搖滾,唱片推出前後正值菲傭與內地人居港權問題吵得火熱,前者辛酸《菲情歌》已表過,今次則借跨境成「潔淨皇后」的主角際遇寫出內地人來港的慘情生活,編曲爽快有勁。在四年前《第一天》愉快迎接新生命,《第二天(快樂是...)》延續輕快12/8拍子,透露細心照料兒子成長和安撫對前路不穩的擔憂之情,仍溫馨卻貼近時局地多了份沉重。早就開始追隨的樂迷,在初三首即可找回久違了的親切感,這就是不會流於本地俗套但又異常順耳的周博賢X謝安琪系獨家作品,上兩張唱片過份正經,已經許久未能聽到了。

要完全擺脫主流也很困難,就如中間兩首、Christopher Chak的《你們的幸福》和Cousin Fung的《臨崖勒馬》皆屬典型K歌格局,但論水準要比他們以往的高,也全靠歌詞昇華而不平凡起來。很慶興這次沒有走向通俗的黃偉文,詩辭文學風和禪道哲理的林夕跟唱人文民生的謝安琪本就天造地設,《你們的幸福》聽似情歌實質批判都市人對物質以外一切莫不關心的病態,縱K仍是近年曲詞俱佳的難得好歌。《臨崖勒馬》則是日本福島意外後周博賢告誡核能禍世的心聲,香港在這年也遇著大亞灣核電廠發生連串事故,後無退路只能默默承受下,定會從中聽出共鳴。 Eric Kwok的《少女瑪利亞》民謠調子悠揚,談聖人也無力打救世人,人終需要靠自己自救,不K之餘聽得人很舒服,邊聽邊細味歌詞意思。

一如平常後半集中實驗性作品,也就是她電氣一面。Seasons Lee合作過幾次,《溫室》是《賴床》之後最好的,像《紅衣天使》的迷離急促節奏伴隨,細數近年廣獲關注的「港孩」現象,是本地罕有題材。《借過》則好比《方玲霞》續篇,不過內容要憤怒得多,誰要借過呼之欲出,唱片推出後一個月就是區議會選舉了,很可惜制度下總有些無能官員,即使怎麼唱怎麼罵,都可以在整年不工作和不獲民意支持的情況下自動當選。

《浮雲》相當獨特,前有師傅解構我們的幸福,徒弟林若寧則寫低下層的新移民,來到這大都會才發現適應不到過大的貧富反差,未能面對利益主導的社會風氣,最後意興闌珊攜子回鄉,可視之為《潔淨皇后》第二章或結局,特別之處是全曲只圍繞一個八小節的主題旋律發展連副歌都沒有,氛圍接近《悟入歧途》但更慘情更低迷,在簡約編曲襯托下詞的意境得以極致塑造,成品就像《愁人節》和《烏托邦》合而為一。不止於這唱片,《浮雲》應該是謝安琪歷來最album track一首。

最後《十二月二十二》跟開場曲呼應,末日渡過了,避過災劫的老百姓樂觀面對未來,正好與前面幾首電音下來的陰沉承接作了個完美結局,遺憾是當中美景真的有待熬過末日 - 或革命成功之後 - 才會現於香港,和略嫌室樂伴奏有點擠擁不夠和諧,破壞了詞中光明氣息(雖然如此,仍很喜歡那slide guitar)。其實還有一首《大城小動》,略過正因本身被用作電視節目主題曲創作上有所限制,就算詞寫城中軼事格調氣氛都跟整體不合,如不加入這首的話全張唱片便能一氣呵成。為何每張唱片總執意要把當其時唱過的劇集或節目主題曲收錄?真正能夠融入並有助整體只得《最後晚餐》,正因曲編詞都與唱片大方向一致,其他的包括《大城小動》,都只成畫蛇添足的多此一舉。

造就「回家」感覺的,台前幕後都有功。謝安琪的聲音討好了,《十七度》之後用聲改變,尤其現場有時候很/太R&B,《Slowness》再喘息悠閒下來,台式的《第二個家》也不用說了,仍唱得好聽,但總找不著聲音中的火花,直到《你們的幸福》唱腔像回舊日有神又起勁,立即爭到大量印象分。已沒有期望可再有多少技巧性演唱,某程度上經過《我最喜愛的歌》歌者聽者皆抖震的高音,現只望踏實悅耳必無他求,既演唱逐回狀態賣弄的部份適可而止就好,特別欣賞《臨崖勒馬》副歌每句最後的扭音,只是近幾張唱片換氣聲太大太明顯,她一向是香港難得唱片和現場都擅於把氣息收藏的歌手,呼吸自然流露的能為音樂潤飾,這在《Yelling》之前無多少可挑剔。

周博賢強勢回歸也是致勝關鍵,《第二個家》證明就算是名家也不一定能跟謝安琪合得來,沒有他的曲她就不可能盡情奔放地表現自我,最重要是如《浮雲》,專輯就像向過去重新學習,把舊作好的元素找回來再結合成新素材,同時帶回進入新藝寶後失去多時的「慢工出細貨」味道。很難要求為避免過份K歌化的作品出現而不假手於固定團隊以外的人,幸好歌詞方面有所堅持,沒了黃偉文、只請林氏師徒各填一首,餘下全部自己包辦,可喜終於沒有情歌,不是不能夠唱,而是不需要唱,《你們的幸福》已全解釋了,再唱《我歌故我在》也不會自打嘴巴。

周詞魅力在於常用幽默旁白和故事,與聽眾分享一些生活小品味或寓意,缺點是間中用詞過份地道危踏通俗和粗俗的分界線上,還有堆砌過度導致語病或出現粗糙措辭、古怪情境,這一切在《Slowness》中最嚴重。今次雖未完全克服最少改進過來,和選材相當精明引人入勝,讀過大半年港聞版,見盡中央操縱、政府無能、商權過大等大大小小,聽著這唱片更覺現在身為香港人的無力感 - 這就是大家支持《你們的幸福》的主因:我們喜歡周博賢、愛聽謝安琪,正因他們寫的唱的,就是香港中的你我啊。

還找到兩個有趣之處:雖然《第二個家》是第一張正式以中文名命的謝安琪唱片,若只計粵語專輯《你們的幸福》才是第一。另如今沒有很多歌手仍獲投資推出大碟,就算是當打天王天后級的也改以EP做主,發過幾張EP(甚至精選集)才能有出張大碟的機會,謝安琪卻相反出道至今僅得一張EP,沒有人看好(包括對她和對整個市道)還會在低谷處發張新大碟。在《Binary》時提到,謝安琪的二元困局是Kay歌與K歌之間的平衡點;在《Slowness》時提到,她讓人回到流行曲仍是用來聽而非單為供應給卡拉OK市場的黃金歲月。《你們的幸福》在這幾方面都再度開竅了,縱難完全洗脫商業色彩,起碼沒太重流行味道並保存(尋回?)自己風格,雖當今博客界普遍論點是香港流行曲已進入詞地位凌駕於曲的不健康境地,正如很多人仍會為一首歌有某填詞人執筆而鼓舞並特意咀嚼,卻少見會為作曲人、編曲人和監製同樣喝采、評鑑,但有信心Ban Ban團隊可越過這關口,他們的強項正是全面和勇於突破。

除作為久違近兩年的新粵語專輯,被「放逐」台灣這第二個家後重回故地再次上路,《你們的幸福》具相當意義,既製作與音樂同樣優秀,自當要付錢買張唱片支持,有朝一日辦得成演唱會要也會買票捧場,以示對唱片公司還願意為謝安琪押此冒險一著的謝意。就算到頭來都未能大賣,在「愛思索便會福薄」的香港仍敢推出一張這樣反潮流的專輯還贏盡口碑,歌手、創作人和唱片公司其實已經勝了、《你們的幸福》已經成功了。